伊莎

朱修存放处


疯狂求评论!给每一个评论的小天使比心!

【反逆白黑】野风狂舞(02)

权游+ABO设定

恭喜我期末考完,正式上了高三


02.

“无赖号”顺利地抵达自由贸易城邦,途中幸运地避开了带着布里塔尼亚黑龙旗帜的船只。鲁路修藏身在平凡的灰布之下,尽量不与任何一个游手好闲的水手对视。他的黑发平淡无奇,眼睛却是浓郁的紫色,使人联想到布里塔尼亚家族的紫色。


三百年前,布里塔尼亚家族的先人自古瓦雷利亚而来,凭借龙的力量征服了六大王国。唯有多恩王国是在布里塔尼亚的龙死绝后才被征服,多恩依旧保持了许多传统,同时也是对布里塔尼亚统治最为不满的地区。


曾经布里塔尼亚家族的传统是兄妹结婚以保证血统的纯正,但近几代来,为了巩固统治,布里塔尼亚也选择了同王国境内的贵族通婚。


他们虽然摆脱了皇帝的一部分监工,但完全脱离皇帝控制是不可能的。而且,如果彻底断绝与皇帝的联系,没准就是一个叛国罪扣下来。因此在自由贸易城邦的行程依然是根据皇帝安排行事,与卡奥成婚后,鲁路修才有把握摆脱皇帝的监控。


C.C.下船时,已经变成了红袍僧的打扮。她罩一身破旧的暗红长袍,绿发笼在脑后,喉头挂了块鹅卵石大小的血红宝石。按照约定,C.C.在此与他们分别,直到成婚那天。


“按照我说的做,不会有一点问题。”她这么告别。


自由贸易城邦鱼龙混杂,鲁路修一行人都穿了带兜帽的外袍,却无人在意。杰雷米亚走在鲁路修半步之后,右手始终握着藏在袍下的剑柄。


不多时,接应人出现了。他像信里所写的那样穿靛蓝色衬衣,胸口处绣着黑底白色的猫头鹰,手中碰着一束突兀的紫罗兰,四下张望,显然在寻找着什么人。


鲁路修走到那人面前,拉下兜帽,“罗伊德伯爵的人?”


那人点头,“跟我来吧,潘托斯的码头可不是什么安全地方。”


鲁路修赞同,于是又拉上兜帽,匆匆离开了。





“欢迎你们——”银发的伯爵挥手,用他那极具代表性的声音说道,“我这潘托斯的伯爵可是相当好客的,在皇帝陛下面前要这么说哦。”


“见到皇子殿下还不……”杰雷米亚脱下了伪装的灰袍,握在剑柄上的右手蠢蠢欲动。


“不用了,”鲁路修一抬手,阻止了罗伊德身后的仆人屈膝的动作,“我此行要低调,即使进入伯爵的地盘也是如此。”


“难得有一个脾气很好的皇子呢,是因为omega的缘故吗?啊,虽然不是我的专业……”罗伊德伯爵显然不把杰雷米亚越皱越深的眉头放在眼里,却是他身后的女人轻拍他后背,示意他休息礼节。


“殿下一定是舟车劳顿了,”女人微笑着说,“我是塞西尔,这里的总管。”


塞西尔把鲁路修安排在整个宅子正中央,罗伊德伯爵住所的楼下。照她的说法,这里是伯爵势力范围内最安全的地方。鲁路修将信将疑,但总归知道出了名的不理政事的罗伊德伯爵是不会有害他的心思的。这罗伊德·阿司布鲁德也算的上帝国奇人,年纪轻轻就获得了爵位,却义无反顾地投身学城。三年后,又因为私自研究被赶出学城,带着阿司布鲁德家大部分的家仆和财物渡过狭海,在潘托斯美其名曰“境外伯爵”,实际上这伯爵称号已经可有可无。


但即使来到了罗伊德的地盘,鲁路修依然未能察觉连累罗伊德被学城驱逐的“私自研究”是什么。维斯特洛都传闻这伯爵做的是最属禁忌的人体研究,因此把这伯爵描述成十恶不赦的变态。现在看来,也只是个有点脱线的伯爵而已。


“是这样,鲁路修殿下,”塞西尔说,她和刚才的接应人一同站在鲁路修坐的软椅前,“您……”


“都坐吧。”鲁路修打断了她。


“啊,是……”塞西尔有些惊讶地坐了,“鲁路修殿下,在潘托斯停留时,如果您需要出门,还希望您能隐秘行事。”


“我没有这个需求。”鲁路修摆手。


“是。”塞西尔应道,“卡奥已经快到潘托斯了,明天就是约定的舞会,请您好好休整。”


“嗯。”鲁路修漫不经心地接话,眼神在窗外的花园游离。


“最后一件事,”塞西尔拍拍身边的人,“这是洛洛,您在这里的侍卫。”


洛洛恭敬地垂下头,手心贴在胸前,“请交给我吧。”


“退下吧。”鲁路修下了逐客令。现在,这套间真的只剩他一人了。阿司布鲁德伯爵的情况与想象无异,既不是皇帝的亲信,也不会成为他的附庸。在潘托斯广交善缘,哪边都不会得罪,真是好算计。


迫使罗伊德离开学城的研究,虽然不能确定具体情况,但根据学城的老顽固的性格……八成是跟魔法沾边的东西。特意到自由贸易城邦研究,难道是古瓦雷利亚遗迹?


探寻这个也没有用处,鲁路修定了定神,现在更重要的是应对舞会。结婚……鲁路修咬牙,这问题真让他心烦意乱。为了安全,除了卡奥本人和伯爵以外,谁都不会知道他的皇子身份。所以明日的舞会里他会被称作“鲁路修·兰佩洛基”,一个不存在的维斯特洛小贵族。


他明天的穿着已经送来了。耦合色的丝绸上衣如水般柔软,但鲁路修没有心情观察这衣服,他已经有点后悔这个仓促的计划了。


那个古怪的女人,还说什么命定的alpha,他像是那种只知道想着alpha的白痴omega吗?


这么来看,C.C.教给他最有用的东西就是几句多斯拉克语,“我的太阳”,“我的月亮和星”,“要”,“不要”,多的一句都不教。鲁路修眼里的这个计划最关键的内容——夺取卡拉萨的控制权,在C.C.嘴里,就用一句“看你的咯”带过,到底是对他多有信心啊?


娜娜莉在多恩应该是安全的,只有多恩,皇帝的手伸不到多恩那。没猜错的话,那个洛洛是皇帝的人。做他的侍卫?意思是贴身监视吗?


情况掌握得还不够完全,不过,顺利的话,在潘托斯也不会待太久了,没必要着急。







舞会如期举行。鲁路修·兰佩洛基毫不惊讶地发现,自己是在场极少数的omega之一。alpha的信息素乱糟糟地混杂在一起,鲁路修皱着眉退到了礼堂边缘,一个能观察全局的角落。卡奥还没到,参加这舞会的多是自由贸易城邦的富商,还有几个泰洛西人。杰雷米亚护在他身旁,挡住了一些alpha不敬的视线。


即使站在角落,鲁路修依然是本场舞会最耀眼的存在,昨晚他没有仔细观察的服装确保了这一点。耦合色的丝绸上衣只用肩上的雕了龙头的徽章固定,裸露着胸前和肩头白皙的皮肤。上衣宽宽松松,腰部用一条黑玛瑙串起的腰带轻束,勾勒出了鲁路修纤细的腰身。袖口是君临流行的广袖,将那双手藏在金线舞出的花纹之后。下身则是简单的黑色长裤,脚蹬长靴,靴跟四厘米的高度加上鲁路修自己的身高,使他显得咄咄逼人。


枢木朱雀走进礼堂时,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这样的鲁路修。


“不败的枢木朱雀卡奥,他的从属,被放逐的白骑士基诺·拜因贝鲁克爵士。”


鲁路修猛地扭头,看向入口。


枢木朱雀信步走来。他身材不高,但可以看出身体中的力量。他的皮肤是阳光造就的小麦色,他的棕色卷发的末端扫着大腿,挂在长发上的白金和青铜铃铛随着他的步伐叮咚晃动。多斯拉克人每赢下一场战斗便在长辫上添上一个铃铛,而失败者会被割掉长辫。关于枢木朱雀的种种传说看来没一句假话,他从无败绩。


鲁路修毫无顾忌地打量着枢木朱雀,而枢木朱雀也没有犹豫,径直走到了他面前。转瞬间,碧眼已经近在咫尺。真实的狩猎者般的信息素瞬间压倒了周遭所有alpha,紧紧环绕在鲁路修身边。


信息素引发的本能的悸动让鲁路修喉头一紧,而枢木朱雀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

TBC.

写不出我想象中的鲁鲁的万分之一(哭)

最近很想看HPparo的白黑,朱修吵架时候鲁路修对朱雀“飞鸟群群”,然后朱雀去上神奇动物保护课的时候身上又是啄痕又是鸟毛的

评论(12)
热度(42)
©伊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