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

朱修存放处


疯狂求评论!给每一个评论的小天使比心!

【反逆白黑】飞鸟群群与倒挂金钟(上)

我擅长的HPparo!

没有专门查美国魔法国会的部门设置,随便写的部门

破镜重圆梗



皮鞋有节奏敲击地面的声音传来,枢木朱雀整了整领带,在桌下用魔杖悄悄给桌上早已冷掉的咖啡加温。黑发紫瞳的男人推门而入,他穿麻瓜的西装穿得毫无破绽,再刻板的麻瓜也找不出一丝纰漏。他环顾四周,寻找着同着伪装的不知名的接待员。在一众西装革履的麻瓜中找到一个同样西装革履的巫师,真不是件容易事。


但是他的接待员分外体贴。棕发碧眼的男人从容不迫地站了起来,冲他道:“鲁路修!”


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缓缓转过了视线,脸上的平静消失的无影无踪。


“枢、木、朱、雀……”他咬着牙,叫出了前男友的名字。







“鲁路修……”朱雀伸手去碰鲁路修交叠着放在桌上的双手,被鲁路修拍开了。


“别碰我。”鲁路修没好气地说。他到现在还控制不住脊背愤怒的颤抖。


朱雀悻悻地收回了手,掏出包里的文件。


鲁路修盯着他的手,一下都不肯与他对视。鲁路修盯着那文件被送到面前,前男友的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收了回去。


气氛就像七年级的毕业典礼那时一样凝结在了尴尬中。但好处是,这一次起码没有大吵大闹、倒挂金钟和皮皮鬼。


也许经过十年的分别,他们都成熟了许多。也许他们并没有成熟,只是因为《国际保密法》。


鲁路修读完了文件,各条例毫无差错,与事先说好的一模一样。他飞快地签下自己的名字,扣上英国魔法部的公章,把文件推回到朱雀面前。起立、转身,一气呵成。


朱雀下意识拉住了鲁路修的手。鲁路修为这久违的触感愣了愣,随后毫不留情地甩开了朱雀的手,怀着不知从何而起的愤怒疾步离开。


十年前,他在霍格沃茨的礼堂和朱雀大吵一架。这场热战是一年间无数次细小的摩擦和长达半年的冷战的产物。而到了今天,纠纷的本因已不是那么清晰,剩下的只有同样的半含着苦涩的愤怒。


朱雀追上来了。他的眼神太过炙热,他的存在太过强烈。两次被拒,朱雀没有放弃,也没有太过冒进,他跟在鲁路修身后两步的位置,不紧不慢地追随,就像戏耍猎物的猫。


“你到底想干什么?”鲁路修停下来,扭头问朱雀。



朱雀浅笑。这是鲁路修今天第一次主动和他对视。


两步的距离被朱雀减成了零,鲁路修下意识地握紧了魔杖,周遭来往的麻瓜又让他不得不停止了抽出魔杖的动作。十年前他很了解枢木朱雀,就是个体力笨蛋。没了魔杖,鲁路修便毫无对抗朱雀的可能。十几种逃脱方案在他的脑中闪过,却又被不假思索的一一否决。思绪的速度终是没跟上朱雀行动的速度,回过神时,鲁路修已被熟悉又陌生的气息包围。


朱雀把手扣在鲁路修的后脑上,像以往很多次那样,嘴唇相触。朱雀贪婪地观察着前男友千变万化的表情,包括对方闪过不解和气愤的紫瞳,微蹙的眉,颤抖的睫毛,以及浮上脸颊的红晕。


鲁路修闭上了眼睛,而朱雀把这当成了默许。他更加热情地撬开了鲁路修的嘴唇,迫不及待地把这个吻升华成了法式深吻。他们可能亲了一个世纪呢——鲁路修想。


到朱雀终于愿意放开他时,鲁路修已经有些站不稳的感觉了。朱雀贴心地挽着他的腰,等他把气喘匀了才放开。


“我想我还爱你,鲁路修。”朱雀刻意不看鲁路修极度不满的表情,轻声说道。


“那又如何?”鲁路修冷哼一声,“后天我带人去进行后续商谈,再见。”


朱雀没有再追。







那之后再也没有、再也没有过那样的快乐。十年间,枢木朱雀谈过的恋爱多过田间花园里的地精。但这些关系只起到一个作用——令他更加思念鲁路修。


于是朱雀的每一个朋友都知道,朱雀有个在英国的初恋情人。更有好事者不知怎么打听来了初恋情人当年闻名霍格沃茨的恋爱史,一番传播后,朱雀俨然成为了魔法执行部最大的苦情角色。


得知鲁路修将为魁地奇世界杯的承办事宜来美国时,朱雀难以抑制心中的雀跃,不计手段抢了国际魔法合作部的工作,就是为了保证鲁路修在美国见到的第一个巫师是他。


接下来几天,全部的会谈他都会陪同。在求爱路上,枢木朱雀从不后退,少年时如此,现在亦如此。


“去见鲁路修了?”基诺打招呼。


“嗯。”朱雀拉开椅子坐下来,“他还惦记十年前的事呢。”


“不惦记都难……”基诺当年就是朱雀的同学,“所以那事到底怎么样啊?”


一如既往的,朱雀忽视了这个问题,转而出神地盯着桌上摆着的鲁路修的照片。照片里的鲁路修还穿着霍格沃茨的校袍,围着他的蓝白相间的围巾站在雪里。他们刚毕业的那几年,这个鲁路修从不出现在相框里。近几年有所好转,每年都在相框里待几个月。昨天他还在相框里冲朱雀微笑,今天朱雀回办公室后他又走了,看来是气得不轻。


也许是我不对,我不该强吻他……朱雀反思,但吻鲁路修的感觉太棒了,他一点都不后悔。







鲁路修大踏步冲进套间,很难得地用一种相当粗鲁的手法把公文包和西装外套扔在沙发上,然后把自己甩在床上。


卡莲闻声从旁边的卧室过来,兴致盎然地打量着鲁路修难得的颓废模样。


“不顺利?”不可能啊,明明是十全十美的合作。


“我看是遇到什么熟人了吧?”C.C.穿着宽松的连体睡衣,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鲁路修的痛处。


“枢木朱雀。”鲁路修咬牙切齿。


“你唯一的恋人?”C.C.笑着说。


鲁路修哼了一声,他并不觉得十年不恋爱是他的过错。恋爱又不是巫师生存的必需品。


“明明就是还想着人家嘛。”C.C.取笑他,“六年级的时候怎么来着,卡莲?”


“皮皮鬼给他们编了首歌,‘油头油脑的小滑头……’”


“闭嘴!”鲁路修激动地坐了起来。


两个女巫吃吃地笑了起来。“我记得娜娜莉说过这件事,”C.C.兴奋地说,“我要给她写信……”

TBC.

虽然我标的是上,但是搞不好写着写着就变成2,3,4之类的……

这篇也不一定更新

大概设定是,麻瓜贵族家庭出身的混血巫师修和家里有家养小精灵的流弊纯血雀

鹰修和狮雀,因为一想到鲁鲁回答问题进休息室我就很激动(奇怪的萌点)

然后两个人分开的原因,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年轻人很幼稚的那种吵架(像Rachel和Ross we were on a break!那种)但是两个人十几岁时候都倔,朱雀就干脆跑美国跟着老爹在魔法国会干了。鲁路修刚毕业时候做的是类似HP原著里比尔的工作(因为这工作真的很吃学历),但是天天满世界跑不方便给娜娜莉写信寄东西什么的,所以就辞了工作去魔法部蹲办公室了

娜娜莉属于全程围观他俩恋爱的,一直想鼓励哥哥复合,结果起到了反作用,鲁路修更倔了,面都不想见。

秉承了原作的dt设定,鲁鲁后来就没谈过恋爱,然而朱雀泡遍了纽约的女巫,部分男巫,心理还是肉体上都经验超丰富。反观鲁鲁,上学的时候不方便上一垒,结果他就保持了dt到现在……

一不小心话有点多,有激情再写这篇





评论(6)
热度(34)
©伊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