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

朱修存放处


疯狂求评论!给每一个评论的小天使比心!

【反逆白黑】关于兰斯洛特突然下线的事

压个国内时间死线

乱七八糟的生贺

我对此非常不满

【公会】特里斯坦:兰斯洛特下线了??!!


【公会】特里斯坦:还没开始打遗迹就下了??只是网断了一下吧??


不是网断了一下,“起司君赛高”在屏幕前默默想着,很明显是抛弃你们了啊。


【公会】莫德雷德:真的不在。


【公会】特里斯坦:好吧,换队!二队和一队拼一下,装备没到全精炼的自动退了吧。情况特殊,今天只开一队去遗迹。 


圆桌骑士,由“潘多拉贡”分离出来的小公会,成员水平相当参差不齐。会长特里斯坦常常戏称自家公会是“养老公会”。由于公会指挥不够,圆桌骑士本来只能组一支队参加每日pvp活动“古战场遗迹”,但自全服pvp第一人兰斯洛特加入后,凭借兰斯洛特恐怖的单兵作战能力,圆桌骑士硬生生也开出了两支队伍,胜率都居高不下。


兰斯洛特也是个100%的pvp爱好者,从未缺席过任何大大小小的pvp活动,这还是兰斯洛特头一次连招呼都没打就缺席。


【公会】红莲:兰斯洛特去哪了?


【公会】大小姐在此:你们好奇这个干嘛


【公会】特里斯坦:别闲聊了,集合集合


【公会】起司君赛高:既然大家都这么好奇,不如搞个竞猜吧?猜中的可以不用给我买披萨。


【公会】红莲:所以你知道兰斯洛特去哪了?


【公会】起司君赛高:知不知道呢,知不知道呢?


【公会】特里斯坦:都集合啊!!


【公会】起司君赛高:A.兰斯洛特断网了,B.兰斯洛特摔断了手,C.总之兰斯洛特很悲惨啦


【公会】大小姐在此:你就不能盼点好的吗?


兰斯洛特——或者说,大学生枢木朱雀开开心心地合上笔记本电脑,对着镜子按了按蓬松的卷发,一点都不在乎他网络上的朋友们的想法。


说到底,《code geass》之类的东西有什么重要的?和鲁路修的约会——鲁路修可能还不觉得是约会——才是最重要的。能明白自己对鲁路修的心意,还是托了那个“起司君赛高”的福,至于鲁路修会不会同意……鲁路修怎么可能会不同意呢?今天可是鲁路修主动约他的,还约在鲁路修的家里,肯定是鲁路修也终于想通了!


枢木朱雀信心满满地出门,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邀请可能只是一场纯粹的生日宴会。





“生日快乐!”刚一推开门,朱雀便被喷了一身的彩带。他目含呆滞地扫视着鲁路修的家,在其中看到了太多和他的想象搭不上边的人物。


米蕾、夏莉和利瓦尔站在最前,每人手里拿了个礼花筒,现在正微笑着看他。鲁路修和娜娜莉在后面,推着一个蛋糕走了过来。


“朱雀,生日快乐。”娜娜莉推着朱雀的后背,将他带到了客厅中一把扶手椅边。朱雀听话地坐在椅子上,好奇这些人的打算。


学生会的几位先后送上礼物,随后又催着朱雀切蛋糕。奇怪的是,这几个向来爱玩的人吃了蛋糕后便各找借口离开了,娜娜莉也借口早睡离开,走前还冲朱雀竖了拇指。


【密语】娜娜想吃关东煮:只差一步啦


【密语】起司君赛高:友达以上终于要结束了!


“朱雀,”鲁路修抱来一束鲜艳的红玫瑰,“这是我个人的祝福,生日快乐。”


“鲁路修……”朱雀接过红玫瑰,觉得好友还有些未说完的话。


“还有这个。”鲁路修递过来一只绿盒子,“这颜色很称你的眼睛。”


朱雀将盒子放在桌上,握住了鲁路修的手。


“你愿意成为我的爱人吗?从今天开始,直到太阳从西边升起、海洋干枯、高山消失。”朱雀真诚地看着鲁路修的眼睛。


鲁路修张了张嘴,表情在害羞和不解中摇摆不定。


“怎么突然……”鲁路修舔舔嘴唇,脸颊染上的绯红已经出卖了他的心意。


朱雀站了起来,不由分说环住了鲁路修的肩膀,将吐息喷在鲁路修的嘴唇上。他知道鲁路修无法说不,鲁路修总是无法对他说不。


“我愿意。”鲁路修的声音低得只能令朱雀勉强听到,但这已足够。


朱雀压上了了鲁路修的唇,几近虔诚地亲吻着。





某日,朱雀照例赖在鲁路修身边时,无意间发现了鲁路修电脑上一个熟悉的图标。


“鲁路修也玩《code geass》?”朱雀问。


“玩过。”鲁路修漫不经心地回答。


“哪个区的?id是什么?”


“一区的,好早以前的号了,叫ZERO。”


“……”


“是黑色骑士团的ZERO吗?后来被扒出来还是潘多拉贡的长老的那个ZERO?”


“是啊。”


“那后来鲁路修怎么不玩了?”朱雀好焦急,原来再早玩两个月游戏就可以和鲁路修一起玩了吗?


“太没挑战性了。”鲁路修抬眼看他,“怎么,你现在在玩这个?”


是啊,我就是在玩这个“太没挑战性”的游戏啊……


“是啊,正好我们公会缺个指挥,鲁路修要不要来试试看?”


于是,圆桌骑士的众人终于知道了兰斯洛特数次在关键时刻无情下线的原因。


【公会】起司君赛高:还要不要竞猜了?

FIN



评论(2)
热度(57)
©伊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