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

朱修存放处


疯狂求评论!给每一个评论的小天使比心!

【反逆白黑】龙虾(上)

借用了电影《龙虾》的设定

想写一个朱修探索true love 的故事



“您不能携带任何私人物品。”


枢木朱雀放下了那只陈旧的怀表。在把裤子脱掉后,他不自然地打了个喷嚏。


他坐在一个黑发的瘦弱青年旁边,那人和他年龄相仿,皮肤白皙,低垂着头,交叠着搁在膝盖上的双手在微微发抖。


“你好。”朱雀试探性地开口。


寒冷的沉默被这一句话搅散,青年猛地颤抖了一下,他快速地抬头扫了朱雀一眼。


于是朱雀看清了青年的眼睛。那是双紫宝石般深沉的眼睛,它的主人正躲闪着陌生人的好意。


朱雀没有移开视线,他相信以后再也没有这样观察青年的机会。新来的人都只穿着内衣裤,满怀恐惧地坐着。青年微微弓着脊背,身上没有一丝赘肉,皮肤白得像女孩。朱雀想不明白这样的人怎么会沦落到这里,难道他年纪轻轻就被人戴了绿帽?


他们光着身子,坐在这里只是因为一项罪孽——单身。酒店给每个新房客45天时间,不能找到伴侣的人会被变成动物。最后一项属于人的权利是,选择自己想成为的动物。


直到他们被一一带到自己的房间,朱雀仍不知道青年的名字。他与青年住隔壁,101和102。






“早餐开始供应了。”清晨,毫无感情的声音唤醒了朱雀,“102号,您还有44天。”


朱雀从床上挣起来,在套上酒店配送的蓝色衬衫时,他又一次瞄到了挂在墙上的麻醉枪。下午会有一场狩猎,单人间的房客们会被带到城外的森林里去,用麻醉枪“狩猎”那些曾经的的房客。每猎得一个猎物,便多一天的时限。


他来到早餐桌边时,那个黑发青年已经到了。酒店的衣服非常适合那青年,不如说,青年能让所有衣物释放出不同的光彩。


到新人自我介绍时,青年排在朱雀身前。


“我是鲁路修·兰佩洛基,”青年露出一个笑容,朱雀承认这确实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假笑,“我曾经是一个商学院的教授,相信你们很快就会知道,我不仅仅在这方面才华横溢。”


鲁路修把那笑容展示给所有人。他很快就能住进双人房了,朱雀想。


朱雀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他知道鲁路修一直盯着他。


午餐时,果然已经有人去接近鲁路修了。朱雀举着咖啡杯,鹰般敏锐的眼睛紧紧黏在鲁路修身上。鲁路修对那女孩露出了和早上一模一样的假笑,女孩欣喜若狂。


她们就看不出来那笑容有多假吗?朱雀抿了口咖啡,暗想道。


突然,鲁路修的眼神穿越了女孩,直直与他对视。


他们对视了多久?不知道,但那感觉比什么都令他喜爱。






“狩猎”时间到了。朱雀又一次坐在鲁路修旁边,鲁路修手里紧攥着麻醉枪,攥得指节泛白,脸色也有些惨白。


下车后,鲁路修在林间磕磕绊绊地前进。朱雀更加确定了——鲁路修不适合这地方。


没多久,朱雀就还鲁路修分开了。鲁路修仍然没跟他说过一句话。


“猎物”们都穿着军绿色的披风,他们确实很熟悉丛林,但朱雀比他们更强。黄昏,房客们排成一排,脚边躺着他们昏厥的战利品。酒店的侍女挨个念着他们剩余的天数,作为人的天数。


“101号,还剩44天。”


“102号,延10天,还剩54天。”


鲁路修喘息着站在朱雀身边。对于鲁路修来说,只是在树林间穿梭几个小时可能就会筋疲力尽了,朱雀想。


果然,晚餐桌上的鲁路修精神显然不如白天。


“你好。”朱雀又一次这样对鲁路修说。


鲁路修迟疑地看着他,手里仍摆弄着叉子。


“我是枢木朱雀。”朱雀笑着说,他知道这个笑容无人可挡。


“你早上说过了。”鲁路修这样回答他,有些没精打采地拿叉子对付盘里的圣女果。


“你是教授?”朱雀要把这对话进行下去,“我们住隔壁。”


“我知道。”鲁路修终于放下了叉子,“你是在搭讪吗?”


“被你发现了。”朱雀说,他发现自己又在与紫宝石对视了。


“你延了十天?”鲁路修岔开了话题。


“没什么难的,”朱雀耸耸肩,“他们跑的不快,我还有枪。”


鲁路修抿了抿唇,“你体力真好。”


“可能吧,我当过兵。”朱雀应道,感觉这谈话越来越空虚了。


“你是同性恋。”鲁路修轻声说,“昨天还看了我很久。”


朱雀停了一会,鲁路修确实才华横溢。


鲁路修静静地看着他,那张脸比任何朱雀见过的女人都要精致。


“枢木朱雀,枢木先生,”鲁路修掂量着这几个称呼,“太过快速的感情不适合这里。”


“叫我朱雀吧,”朱雀面不改色地接道,“你说的对,这是我们值得纪念的第一次对话。”


尽管在这之前我已经看过你的身体。





“早餐供应开始了。”同样的女声响起,“102号,您还有53天。”


与昨天完全相同的复制品。唯一不同的是,这一天的“狩猎”结束后,朱雀抚上鲁路修的背,帮助他站稳。


鲁路修扭头看了他一眼,没有拒绝这次好意。






第十三天,朱雀跳进了鲁路修所在的泳池中。他一点点靠近鲁路修,最后用双臂圈住鲁路修。


“我觉得我们非常般配。”朱雀在鲁路修耳边说。


“101号,102号,请领取你们的双人房卡。”泳池附近不知安在何处的音响突兀地打断了二人,朱雀感到半伏在他身上的鲁路修明显松了口气。


朱雀一手扣在鲁路修后脑,贪婪地吻着怀中的伴侣。鲁路修被吻的面色潮红,眼神迷蒙。朱雀猜测,这个肯定比进酒店时发的那本《须知》里描绘的吻更标准。


那些酒店里无处不在的摄像头一个都不知道,他们的初吻不是在这里,不是在这个见鬼的酒店里。


鲁路修为那些摄像头编造了一步步发展的完美的纯爱剧情。朱雀仍然记得第二天,树林中,鲁路修靠在一棵树上,一点点把朱雀拉向自己的场景。日光斑驳,鲁路修调皮地轻笑着,“天啊,这真的是我第一次恋爱。”


“鲁路修可不像这样的人啊。”朱雀温柔地摩挲着手下鲁路修柔顺的黑发。


“它们都来得这么快吗?”鲁路修笑着说。


“甚至找不到它的来路。”朱雀回答。


然后他们亲吻,像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一样疯狂亲吻。朱雀深深沉浸在鲁路修的气息里,他坚持相信,鲁路修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清香,尽管他们用的都是酒店提供的洗发水。

TBC.

评论(5)
热度(30)
©伊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