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

朱修存放处


疯狂求评论!给每一个评论的小天使比心!

【反逆白黑】他是龙(上)

憋不住自己写了一发

改了超多设定

文笔烂还傻白甜

今天有开心事就发出来啦


他是龙



维蕾塔和扇的婚礼如期举行,因为这婚礼独特的外交意义,皇族也派人观礼。于是鲁路修便站在湖边的阁楼上,身着黑色礼服,微笑看着维蕾塔躺在小船上,一点点漂向她的新郎。


作为传统,人们唱起了龙之歌。为了纪念传说中的屠龙英雄,布里塔尼亚每一场在湖面上举行的传统婚礼,都要再次唱起这不祥的乐曲。


“……她注定死亡,婚礼的钟声回响……”


鲁路修回头寻找妹妹的身影。娜娜莉一向比他要活泼,甚至体力也比他好。最近她在学剑,进步很快,但鲁路修还是很担心。


“……飞来吧,降临吧,永远为你奉上……”


人群突然安静了,仿佛被恐惧掐住了喉咙。


鲁路修也看向天空,不存在的生物出现了。


那是一条龙。


惊诧和恐惧攫住了鲁路修,尽管他应该是安全的。龙的目标是新娘,一直如此。


然而那龙在空中威严地扫视了一圈,最后直直冲着阁楼飞来。


“哥哥——”娜娜莉冲着逐渐远去的龙的身影尖叫着。人群惊魂未定,没有人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被龙擒在爪中一定不是鲁路修喜爱的旅行方式。龙飞了很久,至少鲁路修觉得他飞了很久,然后把他扔到,对,扔到了一个岛上。


他似乎被扔进了一间牢房里,狭小潮湿,墙壁高耸。幸运的是,鲁路修猜测自己没有被摔坏任何一根骨头。但他的衣服湿透了(托牢房里的海水的福),一路极不舒适的旅行令他十分疲惫。


在这里睡着似乎是极其危险的,但鲁路修混沌的脑子已经给不出第二种方案了,他的理智做的最后一件事是脱掉了湿漉漉的礼服。




鲁路修再醒来时,已经从那种噩梦般的晕眩感中挣扎出来了。他知道自己发烧了,而且很幸运没有一去不返。在某种力量的帮助下,他康复了。


“某种力量”盘着腿坐在一只精美的枕头上,心不在焉地梳着自己的绿发。


“枢木——”绿发女人冲着什么地方嚷着。


鲁路修发现自己正穿着一身纯白色的纱裙。但这不重要。


他躺在一个很像故事中龙的藏宝库的地方,目光所到之处,不是珍珠宝石就是纱罗绸缎。这小山洞里的东西能值一个附属国了。


“枢木”很快就过来了,手里拿着条活着的鱼。鱼激烈地挣扎,溅了鲁路修一脸腥咸的海水。


“你醒了?”枢木啪一下打晕了,或者是打死了鱼,单膝着地半跪在鲁路修面前,仔细打量着鲁路修。


鲁路修呆滞地点了点头,他难以接受自己聪明的头脑推测出的可能性最高的结果。


“你是谁?”鲁路修问。


“我?”棕发青年眨了眨眼,露出了一个能令无数女性尖叫的微笑,“我叫枢木朱雀。”


“他就是那条龙哦。”绿发女人打了个响指,“抓错人的笨蛋龙。”


果然,我的头脑是不会欺骗我的,鲁路修想道。





“我哪里像女人了?”鲁路修气愤地在枢木朱雀的藏宝屋中打转。


“因为C.C.说的是,抓最漂亮的回来啊……”朱雀的声音一点点跌落,“我是第一次被龙之歌召唤……”


“最漂亮的?”鲁路修冷哼一声,开始还对龙抱有的那点畏惧已经消散得一干二净。


“对不起……”朱雀露出了一个小狗般可怜的眼神,“我必须得抓一个人……”


“做你的新娘?”鲁路修的眉毛挑得高高的,“把我送回去,现在,立刻。”


可是朱雀摇了摇头,“我做不到,你得等一个你爱的人来救你。”


“他大概要再走半个月的海路才能到这,”朱雀慢吞吞地说,“鲁路修,留下来吧。”







龙之歌的魔法已经不像从前那样深深禁锢在龙身上,并不是每一次吟唱都能召唤龙。鲁路修显然很幸运,赶上了近百年上千次吟唱中唯一成功的一次。


C.C.也是龙,但她比朱雀更了解人类。托她的福,鲁路修成功知道了自己的妹妹已经出海寻找他的事实,并完全陷入了对妹妹的担心之中。


从前的龙会杀死他们掠夺的新娘,获得自己的孩子,而现在,魔法已经无法约束龙。虽然朱雀依然遵从本能带走了鲁路修,但他并不想伤害鲁路修。


“鲁路修,”朱雀又拿起一件缀满珍珠的洋裙,“我觉得这件很适合你。”


鲁路修不得不狠揉了两下眉头,稳定一下情绪,“人类的男性不穿裙子。”


“可是你穿那件就很好看,”朱雀在说之前他自己给鲁路修套的那件纱裙,“真的不要吗?”


可怜兮兮的眼神再次攻陷了鲁路修,“那就装起来吧,先说好,我是不会穿的,这裙子给尤菲穿很不错。”


他们正在给鲁路修收拾行李,不,鲁路修根本就不是带着行李过来的,所以这是朱雀单方面在送礼物。


至于为什么?——“因为鲁路修被我弄发烧了,很可怜嘛。”


岛上待的半个月就当是休假了,鲁路修已经开始设想这些日子里国内的政情变化了。


“那就……再见了。”


鲁路修和他茶色头发的妹妹一起离开了,带着朱雀静心准备的礼物。这是朱雀第一次送给别人礼物,C.C.不算,C.C.都是自己抢走的。


C.C.盘着腿坐在沙滩上,问他,“你不想追吗?”


朱雀很莫名,“追?为什么?”


C.C.没回答,只是看着海面,长长地叹了口气。


TBC.

这篇文不会有逻辑的,千万不要寻求这种东西

学业太忙真的没时间搞比较有营养的文……sorry……

评论(10)
热度(42)
©伊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