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

朱修存放处


疯狂求评论!给每一个评论的小天使比心!

【反逆白黑】Young and Beautiful(03):One way or another

迷之破产姐妹设,会有后续


日常求评论


01.



鲁路修相信,自己那天就不该给枢木朱雀开门。


那是一个热得空气翻滚的下午,鲁路修没有开空调,不是为了省电,这破房子根本没有空调。鲁路修在洗碗,这是件难得让他平静的工作,尽管他在打工时已经洗了太多的碗。


然后,门被敲响了。他的访客很有限,而这是一个鲁路修没听过的敲门声。


陌生的访客不依不饶地继续敲门,鲁路修只好妥协。


他一向认为他的家根本没有费劲入室盗窃的必要,因为他真的没有比那个用了三年的笔记本更值钱的东西了。


“鲁路修!”门前站着的是他大学四年的室友,幼驯染,他曾经的暗恋对象,富家公子枢木朱雀,西装笔挺地靠在一只巨大的行李箱上。


“朱雀?”已经有些陌生的三个音,鲁路修心情复杂地看着朱雀。


世界上他最不想邀请回家的人正站在他的客厅里——对,鲁路修没有玄关——穿着一身顶他一年薪水的西装,眼神在他的破房子里飘飘荡荡。


朱雀自顾自地推着箱子进屋,“总而言之,我是来投奔鲁路修的。”


“哈?”


“我被赶出来了。”朱雀并没有发现什么适合放箱子的空地,就把它推到了沙发边上。


枢木朱雀,一个大财主的儿子,却极度厌恶父亲的财团。用他们第一次在大学相遇时候的朱雀的话说就是“学财经是我最后一次妥协了!”,上了半年学以后,鲁路修真想说朱雀还是早点妥协的好。


看来这次朱雀是坚持了自己的不妥协原则,可为什么来找鲁路修?


“因为我们是朋友吧?”朱雀理直气壮地说。


枢木朱雀,被断了财源的贵公子,决定住在自己最贫困也是最亲密的朋友家里,这个朋友就是鲁路修。


作为富人,朱雀显然从未意识到身为孤儿的鲁路修到底有多穷。


鲁路修沉默地盯了会儿朱雀的脸,最终痛下决心,“好吧。”


“你有两个选择,要么睡床要么睡沙发。”


“鲁路修只有一张床吗?”朱雀左顾右盼,鲁路修给他指的那张床是嵌在墙里的,睡觉时才拉出来。沙发就是他正坐着的沙发,尺寸对于成年男子来说,相当小。


“两张床,”鲁路修指指闭着门的房间,“但那是娜娜莉的。”


“娜娜莉在哪?”


“学校,她周末回家。”鲁路修说,“想好了吗?”


“不如鲁路修和我一起睡床吧,这也算双人床。”


鲁路修眉角抽了抽,发现自己毫无拒绝的借口。


总不能真的说,对不起,其实我曾经暗恋过你,我觉得咱俩睡一起不太合适吧?


“……好吧。”







“朱雀,你再打破一个盘子,这个月的小蛋糕就没了。”鲁路修头都不回。


朱雀把碎盘子收了起来,瘪了瘪嘴。


没办法,富家公子也得打工。


“手真笨。”鲁路修的常客C.C.抱着胳膊站在吧台边,探身观察鲁路修的新室友。


“说起来,我记得鲁路修以前不是在这打工的?”朱雀再接再厉,勤勤恳恳地洗盘子。


鲁路修脸色黑了,C.C.皱眉,显然那不是次快乐回忆。


“鲁路修以前给一个男人做助理,”C.C.慢慢地说,“后来他被那个男人性骚扰了。”


“然后我就辞职了。”鲁路修利落地码起洗干净的盘子。


朱雀看着鲁路修忙忙碌碌的身影,胸中一阵苦涩。


他记忆中的鲁路修,从来高高在上。虽然知道鲁路修家境不好,但也从未想过鲁路修如此……落魄的样子。


不,不能说是落魄,鲁路修的魅力可没为这些事情折损半点。


朱雀面上的表情变了又变,鲁路修忙着干活,一点都不知道,C.C.却是看了个透。


“枢木,”C.C.不客气地叫了朱雀的姓,“照顾好这家伙。”


朱雀了然,一边的鲁路修却笑出了声,“我照顾他还差不多。”







“鲁路修,”朱雀艰难地翻了个身,“你为什么要……放这么多枕头呢?”


一米八的床本来对两个正常身材的成年男人来说就有些狭窄,鲁路修还在中间放了一排枕头,搭了个楚河汉界出来。


鲁路修在装睡,朱雀听得出来。


他知道鲁路修和大学时候有些不同,但鲁路修这样做是为什么,难道是讨厌他?


可是讨厌他为什么还要同意留他住下?鲁路修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样子连鲁路修的后脑勺都看不到。朱雀盯着枕头,闷闷不乐地想。


“鲁路修……”朱雀又一次呼唤道,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枕头的另一边,鲁路修无神地瞪着天花板,心绪混乱。


“你是不是怕我?”朱雀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什么?”鲁路修不装睡了,他很好奇朱雀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那个女人……C.C.说的,你在公司……”朱雀迟疑地说。


鲁路修总算笑了,笑得很轻松,那口堵在胸中的浊气终于随着这句话消散了。


朱雀不知道鲁路修为什么笑,但幸好鲁路修不是怕他。


“我知道我来的有些突然,鲁路修,”朱雀说,“但我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你是我认识的最坚强、最优秀的人了。所以不要讨厌我,好吗?”


过了好一会儿,鲁路修才用行动做出了回答。他跪起来,拆掉了自己搭的楚河汉界,把枕头通通扔到了沙发上。


无法克制的幸福感控制着他,尽管鲁路修知道这不应该。朱雀不喜欢男人,他不应该再抱有无意义的幻想了。


但朱雀就在那里,昏暗的夜色中,那双绿眼睛带着笑意——他为之沉沦的双眼。


于是鲁路修允许自己在妄想中微微畅游,他躺下来,冲朱雀露出了微笑。

评论(4)
热度(36)
©伊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