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

朱修存放处


疯狂求评论!给每一个评论的小天使比心!

【反逆白黑】Young and Beautiful(04):One way or another

继续迷之破产姐妹设

本人史无前例的一日双更(都很短就是了)

求评论❤


2.

一切都发生在转息之间。


娜娜莉周末回家,鲁路修为朱雀补上了欢迎晚宴,没什么名贵食材,但味道一流。


晚宴的气氛温馨和谐,朦胧间鲁路修有种过婚后生活的错觉。


直到娜娜莉满怀期待地看着朱雀,问:“所以朱雀终于和哥哥交往了?”


嗡的一下,鲁路修的思维停滞了。


朱雀顿了顿,“终于?”


“哥哥一直喜欢朱雀你哦。”娜娜莉甜甜地说。


朱雀怔怔地盯着鲁路修。


鲁路修急急地放下水杯,敲击桌面发出“当”的一声撞击声。他清了清嗓子,躲开朱雀的视线,对娜娜莉摆了个温柔的微笑,“是哪里弄错了吧,我可没有和朱雀在交往。”


但是鲁路修没有否定“以前喜欢”这件事。朱雀呆呆地盯着鲁路修的脸。


鲁路修低下头,假装专注地对付着盘里的千层面,控制不住地红了耳根。


娜娜莉已经知道了这里的情况,便也沉默地低下头。


那天晚上,鲁路修和朱雀背对背躺着,一言不发。


渐渐地,朱雀的呼吸声平稳了下去,鲁路修轻手轻脚地翻了个身,打量着朱雀的睡颜。


朱雀不会明天就搬出去吧……


他想搬出去也不能怪他,鲁路修苦笑,谁让我是像变态一样暗恋了幼驯染四年的人呢。



“我明明已经不在乎你了……”鲁路修梦呓般说着。


朱雀的眼睛倏一下张开,像捕猎中的狼一样极具压迫性地看向鲁路修。


“所以……你还在乎我?”朱雀小声说,声音中带着点犹豫。


鲁路修麻木地点了点头,“你还是搬走吧,还能做朋友。”我搞砸了一切。


“为什么我要搬走?”朱雀咄咄逼人地问,“鲁路修,你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想法呢?”


“想嘲笑我就快点吧。”鲁路修高傲地看着他。


“嘲笑?”朱雀不解地眨眼,“你想到哪了啊,鲁路修?”


鲁路修抿唇,极度紧张地等待着朱雀继续说下去。


“我的回答是——”朱雀挽起鲁路修的手,鲁路修觉得自己快要得心脏病了。


他亲了一下。


“Yes.”朱雀再度与鲁路修对视,嘴角无法抑制地扬了起来。


鲁路修,又一次,短路了。


“朱、朱雀?”


“我想和鲁路修以结婚为前提交往。”朱雀真诚地说。


既然已经躺在一张承载满满暑热的床上了,朱雀为什么还要把这一切搞得这么燥热呢?









倒不是说鲁路修对那次混乱的告白有什么不满,但天天接吻真的好吗?朱雀不觉得这进展有点快吗?


结果C.C.大大咧咧地摊在他的沙发上,大声问他(毫不顾忌朱雀),你们难道还没上一垒吗?



于是,破天荒地,鲁路修打碎了一个盘子。


而朱雀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那天娜娜莉不在家。









第二周,娜娜莉推开家门,刚准备像以往一样喊出我回来了,就看到自己可爱的哥哥和哥哥傻有钱的幼驯染亲的难舍难分。


娜娜莉脚下生根一样站在门口。


鲁路修猛地推开压在身上的朱雀,慌慌张张地系好衣扣,这才像往常一样前去热情地迎接妹妹。


“所以……”娜娜莉的声音微微颤抖着,“祝福你们了……”


鲁路修揽过娜娜莉的背包,“不,娜娜莉,你听我解释……”说完才觉得这对话哪里怪怪的。


朱雀拿过娜娜莉的背包,“谢谢你,娜娜莉,要不是你,我根本发现不了我自己的心意。”


“你们能幸福,我就很高兴了。”娜娜莉老气横秋地说。


TBC.

评论(6)
热度(45)
©伊莎 | Powered by LOFTER